浙江一男子因退药未果在医院放置假炸药包获刑

温州一男子退药未果,威胁医生,并将假炸药包放在医院,引发人员恐慌。8月5日,该男子因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被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

据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因母亲得了绝症,浙江温州一男子花费5.9万元购买进口药进行治疗。用药3天后,母亲仍不治去世。在多次与院方协商退药无果后,该男子威胁医生,并将假炸药包放在医院,引发人员恐慌。8月5日,该男子因投放虚假危险物质罪被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

医院采购药品器械狂收回扣,医院建楼更要大捞一把……刘学武担任安徽省阜南县人民医院院长十年,敛财2291万余元,扣除非法受贿财物1183万余元等,还有1062万余元不能说明其来源。2015年12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刘学武无期徒刑的一审判决。

温州人张某的母亲患骨髓瘤晚期,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40多天,病情没有好转。主治医生钱某建议张某到指定药店购买一款专门治疗骨髓瘤的进口药。张某随即花了5.9万元购买了该药一个疗程共21粒,但张某的母亲在服用此药3天后去世。

刘学武长期贪腐,导致阜南县人民医院“塌方式”腐败,有10名干部和医生被查处。

张某于是带着剩余的18粒药找到钱某,称其为假药,要求退药,并怀疑医生从中拿取回扣。在2015年1月19日至28日期间,张某多次到医院吵闹,要求退药,并声称要“炸医院”“找医生麻烦”,此外还发短信威胁钱某。

购买医疗器械以权换钱

1月28日,张某与嫂子刘某再次来医院协商,随身带着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的纸板箱。离院途中,刘某想起塑料袋遗忘在医院电梯门口,但张某称里面放的是垃圾,不取也罢。医院的清洁工随后注意到了黑色塑料袋。里面的纸板箱被透明胶带封着,箱子一侧的小孔里则露出一段导火索,疑似爆炸物。院方立即报警,公安机关出动大量警力将医务人员及病人紧急疏散,并派出防爆机器人到达现场排除疑似爆炸物。

在购买医疗器材过程中以权换钱,是大多数落马医院院长的贪腐手段。医疗器械企业要想中标,必须用钱开路。中标后要想取得高额利润,还需医院优先、长期使用其医用耗材,因此常常行贿医院主要负责人。

纸板箱最后确认为假炸药包,里面放着八宝粥罐子、香烟盒等垃圾。张某称,在医院放置假炸药包只为吓唬医生。

刘学武深谙此道。

2009年,合肥一家电子科技公司经理曹某得知阜南县人民医院准备购买一台医用X线摄影系统,就跑到刘学武的办公室,向他介绍了其经销的飞利浦DR,许诺给予最优惠的价格,事成之后必会重谢。

刘学武听后很感兴趣,问如果购买飞利浦DR,能不能送镜头?

曹某说:“可以,但送了镜头之后,医院今后的胶片业务要交给我做。”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医院使用胶片的数量很大,利润可观,虽然白送一个镜头,只要医院今后多使用一些胶片,利润很快回收。

双方当即谈到DR的价格,曹某说不会超过160万元。

刘学武当场同意,让曹某参加招标。曹某满脸堆笑说,生意做成后,会好好感谢刘院长的关照。

在接下来的招标过程中,刘学武安排医院制作的招标文件偏向于飞利浦DR的技术参数,曹某经销的飞利浦DR顺利中标,中标价为158万元。双方签了合同,不久便装机使用。

2010年年初,在飞利浦DR安装完毕后的一天,曹某开车带着一包用黑色塑料袋包装的20万元现金来到阜南,住进一家宾馆,给刘学武打电话说给他带了些东西,约定好在宾馆门口见面。

第二天,两人在宾馆门口见面后寒暄了几句,曹某打开车后备箱,把装有20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塞进刘学武的汽车后备箱里。刘学武什么也没说,就开车走了。

同年,阜南县人民医院准备购买一台彩超机,曹某得知后找到刘学武,推介其经销的美国GE品牌彩超机。刘学武答应关照,安排医院把招标文件中的医疗器械技术参数设置成有利于曹某经销的产品。曹某顺利中标。为了做得天衣无缝,阜南县人民医院通过合肥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办理进口手续,购买了曹某公司销售的2台彩超机,总价格298万元。

之后有一天,曹某在合肥打电话给刘学武问他有没有出差,刘说没有,曹某说有点东西带给他。曹某把在家里准备好的30万元现金用纸袋包装好,放进汽车后备箱时,因钱太多撑破了纸袋。

到了阜南县人民医院后,曹某给刘学武打电话,刘说:“等会就开车出去,你见到我的车出来后,在后面跟着就行了。”

过了一会儿,见刘学武的车开了出来,曹某开车在后面跟着,跟到阜南县北二环路时,刘学武的车停了下来。看到附近路人比较多,曹某赶紧下车,抱着装有30万元现金的纸袋,迅速放进刘学武的车里。

几年下来,刘学武一共收受曹某65万元。

其他几个医疗器械经销商也和曹某一样,用钱开路。

安徽省某医药公司的巫某,先后向阜南县人民医院推销了东芝牌0.35T低场永磁核磁共振、东芝牌十六层螺旋CT,分四次送给刘学武40万元。

医疗器械商史某,为了向阜南县人民医院销售心电监护仪,给刘学武送了5万元。

在医疗器械商们的频频进贡下,刘学武的贪欲越发膨胀。2011年春天,他与同学郭某、阜南县人民医院器械科科长唐国鹏、医疗器械商杨如朋,一起在阜阳市一家饭店吃饭。酒过三巡,刘学武说,现在开着的现代车档次太低了,想换一辆车开。

杨如朋一直以江苏艾迪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名义向阜南县人民医院销售骨科医用耗材。推销耗材、要回货款,都需要刘学武点头。他一听刘学武说要买车,心领神会,接口就说:“我给刘院长买一辆先开着,明天就去办。”

刘学武又说,新车想办个阜阳市的牌照,提出用郭某的身份证入户。老同学郭某也靠着刘学武这棵大树做药品生意,对刘的要求满口答应,当场就把身份证交给了刘学武。

刘学武在一家4S店看中了一辆丰田越野车。

杨如朋带着唐国鹏,用24.4万元现金买下这辆越野车。办好全部手续后,由唐国鹏开回阜南交给刘学武。

狂收药商巨额回扣

在法院认定的刘学武21起受贿事实中,其中15起是收受药商的贿赂,少则7000元,多则高达723.98万元。

供药商张子文系刘学武在安庆卫校读书时的同学,从2007年12月至2011年年底,他挂靠在阜阳市第一药业药械分公司名下,以胡某、白某等人名义,向阜南县人民医院销售药品。在老同学刘学武的直接安排下,阜南县人民医院大量使用张子文销售的药品。刘学武先后收受张子文373.89万元。

2012年1月1日,张子文因病去世。在临终前,张子文告诉妻子张某:“这些年家里能赚那么多钱,都是因为有刘学武关照,我走后要知恩图报。”他安排妻子给刘学武转账113万余元,希望她继承这条财路,今后继续经营药品。

张子文去世之后,张某与张子文的业务员刘某因药品生意发生矛盾。张某对药品生意一窍不通,连最普通的药都不认识,但她又不想放弃丈夫留下的这块肥肉,就请刘学武出面调停两人的矛盾。

经刘学武调和,张子文遗留的药品生意挂靠在阜阳神怡药业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下,由张某、刘某共同经营,继续向阜南县人民医院销售药品,并约定刘某可将收益留下一份,剩下的两份交给刘学武,通过刘学武再转交给张某一份。

按照医院规定,每年都需要把药品供应商的身份证复印件提交给医院备案。刘某就借用了三个亲戚的身份证复印件,交到阜南县人民医院,以他们的名义向医院销售药品。从2012年6月至2014年案发,短短两年时间,刘某从其经手的药品生意收益中留下一份归自己所有,将剩余的675万元交给刘学武,再由张某从刘学武手中取走325万元,剩下的350万元归刘学武所有。

供药商郭某是刘学武在安徽中医学院时的同学。2009年年底,他开始以一家医药公司的名义向阜南县人民医院销售药品,销量一直比较小。2012年,郭某换了一家医药公司销售药品后,销量陡然增加,主要是得到了刘学武的关照。

郭某多次提出要表示感谢。2012年11月底,刘学武专门叮嘱郭某,用郭的身份证办一张建行卡交给他。郭某办好卡后,在跟刘学武一起吃饭的时候,将这张建行卡交给了他,并把原始密码告诉了他。刘学武还交给郭某一个电话号码,让郭某把预留在银行的号码变更过来。

从2012年到2014年,郭某陆续向这张建行卡里转了180万元,送给刘学武。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化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一男子因退药未果在医院放置假炸药包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