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沦为“小儿科” 困局如何破?

医师资格考试全是选择题,以百分制计,考满60分就能上线。如果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儿科医生加试录取意味着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

医师资格考试全是选择题,以百分制计,考满 60 分就能上线。如果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儿科医生加试录取意味着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

为缓解儿科和院前急救人员短缺,国家卫计委近日出台通知,采取“加试”措施定向招募儿科医生和院前急救医生。加试措施被一些网友解读成“变相降分”,在网上引起热议。

1998年7月,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为由列入高校专业调整范围,自此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被纷纷关闭。十余年来,全国儿科医生的数量只增加了五千多人。

1998 年 7 月,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为由列入高校专业调整范围,自此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被纷纷关闭。十余年来,全国儿科医生的数量只增加了五千多人。

儿科医生、院前急救专业人员匮乏是长期存在的问题,但“加试加分”措施究竟能否吸引人才?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措施有可能降低医生准入门槛和行业技术水平,导致不良后果。招揽、留住儿科医生和院前急救医生,还是应该从根本上加大医疗改革,依靠医生业界地位、待遇的“一视同仁”来实现。

一年一度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进入倒计时,这项小众考试在今年却引发了全民关注,因为涉及与每个家庭都相关的儿科。

一年一度的执业医师资格证考试进入倒计时,这项小众考试在今年却引发了全民关注,因为涉及与每个家庭都相关的儿科。

“加试”招儿科医生和院前急救医生引热议

2015年7月27日,国家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2015年起对这两个岗位的专业人员开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

2015 年 7 月 27 日,国家卫计委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提出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2015 年起对这两个岗位的专业人员开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

根据媒体报道,7月28日,湖南省卫计委医学考试中心发布消息,省直考点刚接到《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师资格考试委员会关于医师资格考试短线医学专业加试专业内容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称,“为缓解院前急救和儿科岗位专业人员匮乏的现状,根据岗位实际工作的需要,自2015年起,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和院前急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试相关专业内容的加分考试。”根据该通知,“通过加试成绩计入总成绩才能达到当年临床类别执业医师全国统一合格线的人员,在授予临床类别执业医师资格时,限定在相应专业岗位注册。”

“变相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儿科医生被贴上了劣等医生标签”,类似的不解和质疑在医疗圈不绝于耳。

「变相降低儿科医师的执业门槛」、「儿科医生被贴上了劣等医生标签」,类似的不解和质疑在医疗圈不绝于耳。

记者从广东省卫生计生委核实了解到,广东也已经收到《通知》。记者在网络上看到,不少省、市级卫计部门的官方网站上已经公布该《通知》。该《通知》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截至4日,在百度上,关于这个通知的相关搜索结果共有58,60万余个,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媒介内被多次转载。

“如果连全国的分数线都达不到,这样的执业人员质量如何保证?”在广州和睦家诊所医疗总监夏凯莉看来,医师资格考试“真心不难”。总分600分的试卷,全都是选择题,近几年分数线大致在360分上下浮动。以百分制计算,考满60分就能合格。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医学生来说,通过考试几乎没有难度。

「如果连全国的分数线都达不到,这样的执业人员质量如何保证?」在广州和睦家诊所医疗总监夏凯莉看来,医师资格考试「真心不难」。总分 600 分的试卷,全都是选择题,近几年分数线大致在 360 分上下浮动。以百分制计算,考满 60 分就能合格。对于受过良好教育的医学生来说,通过考试几乎没有难度。

一些网友对“加试加分”政策表示赞同。网友“134”说:“毕竟儿科专业性那么强,而执业医师考试又主要针对成人医疗设题,如此做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她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你说能行吗?”

她把医师资格考试比作考驾照,「连交规都没考过的人就被派去开大货车,你说能行吗?」

但大部分网友认为,虽然出台“加试加分”政策背后有“苦衷”,但担心会因而降低从业准入门槛,这样的做法可能会招致更为严重的不良后果。网友“lee”说:“此举实际上就是硬把达不到合格线的差等生‘提拔’为医生,向外界传递的信号就是:儿科医生是差生,只会让更多考生对急诊和儿科敬而远之,这将令急诊和儿科的人才素质专业水平持续降低。”

被业界看做饮鸩止渴的政策也折射出国内儿科告急的困境。

被业界看做饮鸩止渴的政策也折射出国内儿科告急的困境。

一些网友认为,让不合格考生进入儿科和院前急救,有可能产生更多医患冲突。网友“麒麟”认为,“虽然儿科专业性强,但是执业医师考试只是基础考试,如果执业医师考试都无法通过的话,就说明专业性及态度不够。这样的人员进入儿科和院前急救,由此产生的医疗事故、医疗纠纷会源源不绝。”

《2013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包括助理医师在内,我国共有执业医师261.6万,其中仅有3.9%是儿科医师。根据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的统计,比照欧美发达国家医生患者1:1000的配备标准,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20万。

《2013 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包括助理医师在内,我国共有执业医师 261.6 万,其中仅有 3.9% 是儿科医师。根据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的统计,比照欧美发达国家医生患者 1:1000 的配备标准,我国儿科医师的缺口至少有 20 万。

待遇低、风险大:儿科医生、120医生招不来留不住

稀缺却没有受到保护,已成为国内儿科医师群体的共同特征。诊疗难度大、工作压力大、收入与付出失衡、医患矛盾突出,种种因素之下,逃离儿科成为不少医生的共同选择。随着“单独二孩”等政策放开,儿科医生匮乏的局面更加严峻。“以后的孩子生病,该找谁看去呢?”

稀缺却没有受到保护,已成为国内儿科医师群体的共同特征。诊疗难度大、工作压力大、收入与付出失衡、医患矛盾突出,种种因素之下,逃离儿科成为不少医生的共同选择。随着「单独二孩」等政策放开,儿科医生匮乏的局面更加严峻。「以后的孩子生病,该找谁看去呢?」

儿科医生、120医生招不来、留不住是存在多年的老问题。根据《中国卫生年鉴》统计,在2012年全国分科执业医师构成中,儿科执业医师仅占医师执业类别的4.3%。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120医生也存在巨大缺口。以上海为例,根据台盟上海市委2014年初发布的一份提案显示,目前上海急救医师岗位缺口率高达近40%,且每年以50%的速度在流失。2012年度上海招录急救医生92人,而年度辞职70人,目前还在持续流失中。

政策优惠还是政策歧视?

政策优惠还是政策歧视?

业内人士分析,收入“寡且不均”是导致许多综合性医院儿科以及院前急救中心人才荒的根本原因。

按照《通知》,实践技能考试合格但未通过医学综合笔试的考生,如果愿意从事院前急救或儿科,可以自愿选择加试。加试分数将被算入总成绩,如果加试后总分及格,就可以拿到医师资格证书,但证书会被标注“院前急救”或“儿科”字样,今后职业资格也将被限定在这两个专业。

按照《通知》,实践技能考试合格但未通过医学综合笔试的考生,如果愿意从事院前急救或儿科,可以自愿选择加试。加试分数将被算入总成绩,如果加试后总分及格,就可以拿到医师资格证书,但证书会被标注「院前急救」或「儿科」字样,今后职业资格也将被限定在这两个专业。

“卫计部门出台加试措施,实属无奈。”据广东省卫生部门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分析,政府财政长期投入不足,公立医院虽然是事业单位,但也是创收单位。在仍需要负担“盈利”的公立医院,一些赚钱的科室日益膨胀,而不赚钱的科室渐渐萎缩。医疗界一直有“金眼科银外科,一钱不值小儿科”的说法。作为创收能力最弱的科室之一,儿科医生的收入可能只是外科等高收入科室的六分之一。此外,儿科也是医患纠纷的风险高发地。在这种状态下,儿科医生招不来、留不住也不难理解。

不过,通知并未拿出具体的加试方案,对于加试的具体形式、内容及分值等细则也未做出说明。

不过,通知并未拿出具体的加试方案,对于加试的具体形式、内容及分值等细则也未做出说明。

急救医生的待遇也差强人意。据前不久深圳市卫计委公布的2015年部门预算,深圳市急救中心现有职工编制数70人,人员支出(主要是在职人员工资福利支出)981.85万元;而深圳市血液中心职工编制数95人,人员支出(主要是在职人员工资福利支出)3246.59万元。薪资福利差别巨大。此外,由于院前急救行业高强度、高负荷体力劳动,超过50岁的医生在体力上无法达到院前急救医疗操作要求,不少医生分流到了社区。

对于卫计委的《通知》,湖南省最先回应。在给南方周末的回函中,湖南省卫计委表示,该委医考中心已于7月28日通过网络向该省考生转发了国家卫计委通知,目前通知还在公布过程中,因此尚不清楚有多少考生提出了加试申请。回函称,考生报名后,还需经过国家、省、市各级资格审查才能最终确定符合条件的考生人数。

对于卫计委的《通知》,湖南省最先回应。在给南方周末的回函中,湖南省卫计委表示,该委医考中心已于 7 月 28 日通过网络向该省考生转发了国家卫计委通知,目前通知还在公布过程中,因此尚不清楚有多少考生提出了加试申请。回函称,考生报名后,还需经过国家、省、市各级资格审查才能最终确定符合条件的考生人数。

留住儿科医生,路在何方?

儿科医生紧缺,降分录取真的好吗?

儿科医生紧缺,降分录取真的好吗?

业内人士认为,留住儿科医生,必须依靠医生的业界地位、待遇“一视同仁”。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认为,儿科、急诊甚至所有专业都应单列考试,并公布年度需求量,让考生在考试前选择。一来避免歧视,二来考生可以根据供需与爱好来选择。如果考完再选择,无人报考的专业以降分的方式来“处理”冷门专业,必定使想考的考生也不好意思报。

北京某三甲医院分管儿科的负责人指出,卫计委降低门槛的举措,或许是希望吸引更多的全科医生或保健医生,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的燃眉之急,不过该做法并不利于儿科专业的长期发展。由于三甲医院有严格的标准,“滥竽充数”者进入三甲医院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流入培训机会不多的基层医院,水平更难得到提高,这对患者是极为不利的。

北京某三甲医院分管儿科的负责人指出,卫计委降低门槛的举措,或许是希望吸引更多的全科医生或保健医生,缓解儿科医生紧缺的燃眉之急,不过该做法并不利于儿科专业的长期发展。由于三甲医院有严格的标准,「滥竽充数」者进入三甲医院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流入培训机会不多的基层医院,水平更难得到提高,这对患者是极为不利的。

业内人士担忧,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扭转“公立医院盈利性导致挣钱科室膨胀、不挣钱科室萎缩”的局面,对儿科、院前急救加分招人仅仅是开端,在这样一种氛围下,以后可能更没人愿意做儿科医生。对此,短期解决方案可以硬性要求各医院儿科、院前急救收入不得低于平均水平,以此吸引人才;从长远来说,仍需推进医疗体制改革进程,令公立医院切实回归公益性。

澳门新葡亰官网 ,该人士直言,相关部门在发文前应充分发挥专家和基层医生的智慧,“如果事先广泛征询过医生的意见,反响会这么大吗?”

该人士直言,相关部门在发文前应充分发挥专家和基层医生的智慧,「如果事先广泛征询过医生的意见,反响会这么大吗?」

儿科招揽和留住人才,一些医院的做法值得借鉴。例如,港大深圳医院的薪酬分配采用的是香港公立医院模式,不分科室,而是根据顾问医生、副顾问医生和驻院医生三个级别来制定薪酬。只要是级别一致,医生收入水平也大抵一致。

除了担忧,更多的是心寒。

除了担忧,更多的是心寒。

网友“翟医师”认为,解决儿科医生短缺其实不难:放开自由执业,让有资质的医生办诊所不再需要卫计委审批,只需要备案即可。普通儿科不需要昂贵设备,是最适宜自由执业开诊所的专业之一。其实医生自由执业会更加珍惜自己的信誉,纠纷可以通过第三方和法律途径解决。(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肖思思)

“看上去像是政策优惠,实际上带有政策性歧视。卫计委的发文欠缺的是对专业的尊重。”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说。

「看上去像是政策优惠,实际上带有政策性歧视。卫计委的发文欠缺的是对专业的尊重。」广东省卫计委巡视员廖新波说。

夏凯莉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学科地位颇高的儿科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自己20年前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当时报考医科的都是最顶尖的高分人群,班里的第一名被保送去儿科读研。但现在的感觉是,“儿科医生的尊严丧失殆尽”。

夏凯莉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学科地位颇高的儿科会沦落到如此境地。自己 20 年前从中山医科大学毕业,当时报考医科的都是最顶尖的高分人群,班里的第一名被保送去儿科读研。但现在的感觉是,「儿科医生的尊严丧失殆尽」。

她预测,那些有志于从事儿科的医学生也许会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优秀人才或许会因为不想被误会为“学渣”而放弃从业的念头。她打趣说,“高年资医生今后是不是该强调一下,我是2015年以前的儿科医生?”

她预测,那些有志于从事儿科的医学生也许会重新考虑自己的选择,优秀人才或许会因为不想被误会为「学渣」而放弃从业的念头。她打趣说,「高年资医生今后是不是该强调一下,我是 2015 年以前的儿科医生?」

奖金不如电梯工,“哑科”医生转行多

奖金不如电梯工,「哑科」医生转行多

“耗时耗力不赚钱”,这是国内儿科界的现状。

「耗时耗力不赚钱」,这是国内儿科界的现状。

晚上10点,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的急诊大楼灯火通明,每个窗口都排着长龙。在这所以儿科见长的综合性三甲医院,儿科急诊更是人满为患。

晚上 10 点,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的急诊大楼灯火通明,每个窗口都排着长龙。在这所以儿科见长的综合性三甲医院,儿科急诊更是人满为患。

“医生,你能不能快点看啊!”“医生,我的孩子温度降不下来怎么办?”在儿科急诊,家长紧紧围在医生身边,脸上写满了疲惫与焦躁不安。患儿有的哭闹、有的昏睡。

「医生,你能不能快点看啊!」「医生,我的孩子温度降不下来怎么办?」在儿科急诊,家长紧紧围在医生身边,脸上写满了疲惫与焦躁不安。患儿有的哭闹、有的昏睡。

即便已过深夜11点,挤进急诊室看病的患儿和家长依然一波接着一波。终于,有家长按捺不住火气:“我带着孩子晚上8点就开始挂号,到现在别说输液,连诊断都没轮上!”

即便已过深夜 11 点,挤进急诊室看病的患儿和家长依然一波接着一波。终于,有家长按捺不住火气:「我带着孩子晚上 8 点就开始挂号,到现在别说输液,连诊断都没轮上!」

注射室门口,五六十位家长焦急地等待着叫号。“我站得腿都麻了,等了几个小时还没轮到。”一位母亲抱着高烧的孩子,急得泪眼汪汪。

注射室门口,五六十位家长焦急地等待着叫号。「我站得腿都麻了,等了几个小时还没轮到。」一位母亲抱着高烧的孩子,急得泪眼汪汪。

“战高温时期的夜班从凌晨12点到第二天早晨8点,急诊加夜门诊共有5个医生,一晚上要看120-150个病人。”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委员、新华医院儿内科主任鲍一笑介绍说,考虑到有的孩子病因复杂需要综合诊断治疗,医院还专门在晚上开设了“高级专家门诊”。即便如此,这段时间也是天天满号。

「战高温时期的夜班从凌晨 12 点到第二天早晨 8 点,急诊加夜门诊共有 5 个医生,一晚上要看 120-150 个病人。」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委员、新华医院儿内科主任鲍一笑介绍说,考虑到有的孩子病因复杂需要综合诊断治疗,医院还专门在晚上开设了「高级专家门诊」。即便如此,这段时间也是天天满号。

如此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儿科医生却习以为常。

如此超负荷的工作强度,儿科医生却习以为常。

每隔3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医生张军就要值一次夜班。这意味着从当天早晨8点到第二天中午12点,她一刻都不能停歇。儿童通常没有主诉,半数以上的患儿甚至还不会说话,因此被称为“哑科”,诊治难度高,需要儿科医生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细致观察。

每隔 3 天,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医生张军就要值一次夜班。这意味着从当天早晨 8 点到第二天中午 12 点,她一刻都不能停歇。儿童通常没有主诉,半数以上的患儿甚至还不会说话,因此被称为「哑科」,诊治难度高,需要儿科医生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细致观察。

查房时,张军总会随身携带贴纸、棒棒糖和玩具——与患儿建立感情、让其停止哭闹,这仅仅是查房的“前奏”。在成人科5分钟就能完成的普通查体,在儿科医生至少要花20分钟。遇到有突发病情变化需要处理,推迟下班再正常不过,最忙的一次,她一口气工作了38小时,第二天照常上班。

查房时,张军总会随身携带贴纸、棒棒糖和玩具——与患儿建立感情、让其停止哭闹,这仅仅是查房的「前奏」。在成人科 5 分钟就能完成的普通查体,在儿科医生至少要花 20 分钟。遇到有突发病情变化需要处理,推迟下班再正常不过,最忙的一次,她一口气工作了 38 小时,第二天照常上班。

完整的双休同样是种奢侈。儿童病情变化快、起伏大,院方规定周末也必须查房。此外,周末还要出门诊、参加各种学习班。一个月到头哪怕只能休息一天,张军都会“感觉很幸福”。

完整的双休同样是种奢侈。儿童病情变化快、起伏大,院方规定周末也必须查房。此外,周末还要出门诊、参加各种学习班。一个月到头哪怕只能休息一天,张军都会「感觉很幸福」。

和高强度付出相对的,是不对等的收入,“在有些公立医院,儿科医生奖金甚至还不如电梯工、茶水师傅等后勤部门。”夏凯莉说。

和高强度付出相对的,是不对等的收入,「在有些公立医院,儿科医生奖金甚至还不如电梯工、茶水师傅等后勤部门。」夏凯莉说。

目前,公立医院运行主要依靠药品和检查收入,奖金和收支结余挂钩。与成人科室动辄数千上万的CT、支架、人工关节相比,儿科的检测费用实在微不足道。再加上儿童的用药量比较小,药品收入也不高。

目前,公立医院运行主要依靠药品和检查收入,奖金和收支结余挂钩。与成人科室动辄数千上万的 CT、支架、人工关节相比,儿科的检测费用实在微不足道。再加上儿童的用药量比较小,药品收入也不高。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儿科是院里的优势学科,一年创收九千多万。一位患儿家属曾和这个近亿元科室的负责人王斌有过如下对话:

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儿科是院里的优势学科,一年创收九千多万。一位患儿家属曾和这个近亿元科室的负责人王斌有过如下对话:

“王主任,你的年薪没有400万也有300万吧!”

「王主任,你的年薪没有 400 万也有 300 万吧!」

“给我10年,也许能有200多万。”

www.649.net ,「给我 10 年,也许能有 200 多万。」

超负荷的工作与不成比例的收入动摇了儿科特色医院的人才基础,不少儿科医护人员纷纷选择辞职或转行。“去年招了5个,今年已经走了4个,都是非常优秀的大夫。”鲍一笑为儿科医生的严重流失惋惜。

超负荷的工作与不成比例的收入动摇了儿科特色医院的人才基础,不少儿科医护人员纷纷选择辞职或转行。「去年招了 5 个,今年已经走了 4 个,都是非常优秀的大夫。」鲍一笑为儿科医生的严重流失惋惜。

按照标准,新华医院新生儿科应该有33位医生,但目前只有18人;急救ICU更是缺了一半人手。在“越辛苦越缺,越缺越辛苦”的恶性循环下,排班困难的问题开始显现。

按照标准,新华医院新生儿科应该有 33 位医生,但目前只有 18 人;急救 ICU 更是缺了一半人手。在「越辛苦越缺,越缺越辛苦」的恶性循环下,排班困难的问题开始显现。

人才培养体系之忧

人才培养体系之忧

“儿科医生之所以稀缺,除了下游的激励机制不完善,还有上游人才培养机制长期缺失的问题。”鲍一笑的观点,也得到了众多受访医生的认可。

「儿科医生之所以稀缺,除了下游的激励机制不完善,还有上游人才培养机制长期缺失的问题。」鲍一笑的观点,也得到了众多受访医生的认可。

1998年7月,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为由列入调整范围,从1999年起,大多数医学院校停止了儿科系招生。随后,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被纷纷关闭。据统计,十多年来,全国儿科医生的数量只增加了五千多人。

1998 年 7 月,教育部颁布《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儿科医学专业被以「专业划分过细,专业范围过窄」为由列入调整范围,从 1999 年起,大多数医学院校停止了儿科系招生。随后,中国儿科医生的摇篮被纷纷关闭。据统计,十多年来,全国儿科医生的数量只增加了五千多人。

在这种状况下,培养高年资的儿科医生尤显艰辛。目前儿科医生的来源,一是各级医学院校的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二是攻读儿科学专业的研究生。

在这种状况下,培养高年资的儿科医生尤显艰辛。目前儿科医生的来源,一是各级医学院校的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二是攻读儿科学专业的研究生。

即便是在这仅剩的群体中,还有些只是想把儿科作为进入大医院的“跳板”,对儿科医学的忠诚度并不高。“我们当年选择儿科是因为喜欢这个专业,”鲍一笑说,“现在,不少医生则是因为调剂、就业等原因,被迫选择儿科。”

即便是在这仅剩的群体中,还有些只是想把儿科作为进入大医院的「跳板」,对儿科医学的忠诚度并不高。「我们当年选择儿科是因为喜欢这个专业,」鲍一笑说,「现在,不少医生则是因为调剂、就业等原因,被迫选择儿科。」

轻视儿科医生教育培养体系建设,导致其学科地位日渐卑微。儿科的病种不比成人少,光是新生儿代谢类疾病就有上千种,但在科研方面,国家并没有专门针对儿科的科研基金。鲍一笑说,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时,由于资金有限,儿科的各个科室还要与相应的成人科室竞争,结果可想而知。

轻视儿科医生教育培养体系建设,导致其学科地位日渐卑微。儿科的病种不比成人少,光是新生儿代谢类疾病就有上千种,但在科研方面,国家并没有专门针对儿科的科研基金。鲍一笑说,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时,由于资金有限,儿科的各个科室还要与相应的成人科室竞争,结果可想而知。

2012年,拥有较强儿科专业背景支撑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重新开设了全日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儿科学方向”,并打通了本硕连读,不少人看到了缓解儿科医师人才紧缺现状的希望。但想要这批人挑大梁,还为时尚早。

2012 年,拥有较强儿科专业背景支撑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重新开设了全日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儿科学方向」,并打通了本硕连读,不少人看到了缓解儿科医师人才紧缺现状的希望。但想要这批人挑大梁,还为时尚早。

培养一名儿科医生,需要医学专业本科5年,硕士3年,毕业后要参加3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如果想要从事儿童心脏、肾病等亚专科,还要再经过3年专科医生培训。也就是说,历经至少14年磨炼,只能算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而这其中,还要确保这些医生今后不转行。

培养一名儿科医生,需要医学专业本科 5 年,硕士 3 年,毕业后要参加 3 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如果想要从事儿童心脏、肾病等亚专科,还要再经过 3 年专科医生培训。也就是说,历经至少 14 年磨炼,只能算一名合格的儿科医生,而这其中,还要确保这些医生今后不转行。

“退休返聘的专家一天天老了,如今的专科医生培训又堵死了横向补充的道路。”鲍一笑说,每次科主任开会讨论起儿科医生荒的问题,大家都觉得无计可施。

「退休返聘的专家一天天老了,如今的专科医生培训又堵死了横向补充的道路。」鲍一笑说,每次科主任开会讨论起儿科医生荒的问题,大家都觉得无计可施。

儿科“长不大”,困局如何破?

儿科「长不大」,困局如何破?

在国际儿科学会常委、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看来,高校培养固然迈出了弥补缺口的重要一步,但还远远不够,“要真正摆脱儿科面临的困境,就要把它放到公立医院改革的大背景中考虑。儿科的边缘化和人才匮乏,很大程度上是利益驱动导致的”。

在国际儿科学会常委、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看来,高校培养固然迈出了弥补缺口的重要一步,但还远远不够,「要真正摆脱儿科面临的困境,就要把它放到公立医院改革的大背景中考虑。儿科的边缘化和人才匮乏,很大程度上是利益驱动导致的」。

丁洁不喜欢别人把儿科称为“小儿科”,因为这个词听上去总有些贬损的意味。她说,儿科服务的是0-18岁这个庞大的群体,儿科知识一点也不“小儿科”,需要专门的学习和培训。但随着医患关系逐渐演化成为经济上的买卖关系,公众缺乏的恰恰就是对于儿科的理解和尊重。

丁洁不喜欢别人把儿科称为「小儿科」,因为这个词听上去总有些贬损的意味。她说,儿科服务的是 0-18 岁这个庞大的群体,儿科知识一点也不「小儿科」,需要专门的学习和培训。但随着医患关系逐渐演化成为经济上的买卖关系,公众缺乏的恰恰就是对于儿科的理解和尊重。

独生子女是父母的心头肉,孩子生病,全家齐上阵。比如护士扎针,孩子因为血管细,哭闹挣扎更不容易扎进去,“一针不行,第二针还不行,准备第三针的时候大耳刮子就上来了”。

独生子女是父母的心头肉,孩子生病,全家齐上阵。比如护士扎针,孩子因为血管细,哭闹挣扎更不容易扎进去,「一针不行,第二针还不行,准备第三针的时候大耳刮子就上来了」。

家长感到愤怒,医生感到冤枉,由此产生的纠纷几乎每天都在儿科上演。在医院,儿科往往是医患纠纷最高发的科室。不仅不能为医院积极增收,还随时可能成为“火药桶”,儿科在不少综合性医院领导的心中成了“麻烦”、“负担”的代名词,成了可有可无的“烫手山芋”。

家长感到愤怒,医生感到冤枉,由此产生的纠纷几乎每天都在儿科上演。在医院,儿科往往是医患纠纷最高发的科室。不仅不能为医院积极增收,还随时可能成为「火药桶」,儿科在不少综合性医院领导的心中成了「麻烦」、「负担」的代名词,成了可有可无的「烫手山芋」。

二级医院,甚至有些三甲医院的儿科也在萎缩,很多只是门诊,没有儿科病床。”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身为政协委员的丁洁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二级医院,甚至有些三甲医院的儿科也在萎缩,很多只是门诊,没有儿科病床。」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身为政协委员的丁洁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考虑到儿科医生的“创收”能力不如其他专业,不可能凭借“大处方”、“大检查”拿高工资,丁洁在政协提案中建议国家出台必要的措施,在政策上给予儿科倾斜和鼓励。

考虑到儿科医生的「创收」能力不如其他专业,不可能凭借「大处方」、「大检查」拿高工资,丁洁在政协提案中建议国家出台必要的措施,在政策上给予儿科倾斜和鼓励。

她认为,只有让公立医院真正回归公益属性,才能转变儿科在医院内部的弱势地位,增强对医学人才的吸引力。

她认为,只有让公立医院真正回归公益属性,才能转变儿科在医院内部的弱势地位,增强对医学人才的吸引力。

今年7月,丁洁随团到欧洲考察工作,她发现,欧洲不少国家也存在儿科医生收入低于同行的情况。

今年 7 月,丁洁随团到欧洲考察工作,她发现,欧洲不少国家也存在儿科医生收入低于同行的情况。

美国也一样。2014年4月15日,美国专业医学搜索引擎网站Medscape公布了美国临床医生的薪酬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儿科医生的平均年收入为18.1万美元,排名倒数第三;收入最高的骨科医生平均薪酬达到41.3万美元。

美国也一样。2014 年 4 月 15 日,美国专业医学搜索引擎网站 Medscape 公布了美国临床医生的薪酬调查结果。结果显示:儿科医生的平均年收入为 18.1 万美元,排名倒数第三;收入最高的骨科医生平均薪酬达到 41.3 万美元。

尽管相比同行收入偏低,但丁洁的整体感触是,国外医生群体的收入远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社会地位也相当高。

尽管相比同行收入偏低,但丁洁的整体感触是,国外医生群体的收入远高于社会的平均水平,社会地位也相当高。

“在美国,尽管儿科通常不是优先发展的学科,但医院认识到儿科的重要性,我们也总能从医院获取我们想要的资源。”洛杉矶儿童医院副教授孙炜丽告诉南方周末。她特别提到,在每年的职业满意度调查中,儿科总是位居前列。

「在美国,尽管儿科通常不是优先发展的学科,但医院认识到儿科的重要性,我们也总能从医院获取我们想要的资源。」洛杉矶儿童医院副教授孙炜丽告诉南方周末。她特别提到,在每年的职业满意度调查中,儿科总是位居前列。

孙炜丽说,作为儿童肿瘤医生,她的意见和决定能够得到家属的尊重和信任。尽管分歧难免,但医患双方总尝试相互理解。即便孩子因肿瘤不幸离世,家属和她仍保持着友谊。

孙炜丽说,作为儿童肿瘤医生,她的意见和决定能够得到家属的尊重和信任。尽管分歧难免,但医患双方总尝试相互理解。即便孩子因肿瘤不幸离世,家属和她仍保持着友谊。

“儿科医生工作不易。”她感叹,但支撑自己走下去的最大动力,正是“孩子纯真的笑脸和工作中的成就感”。

「儿科医生工作不易。」她感叹,但支撑自己走下去的最大动力,正是「孩子纯真的笑脸和工作中的成就感」。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化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儿科沦为“小儿科” 困局如何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