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部召开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水利专题

中国水利网站2016年1月9日讯 1月9日,以浙江绍兴水文化为主题的《缵禹之绪 重建水城》在共产党员网——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平台“民生水利”专栏首播,并将通过卫星网和互联网“双网并播”,向全国党员干部宣传推广。这也是全国首部在此平台上播出的水文化教材片。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马太守墓

水利新闻UyHP%yFCCX

绍兴是国务院1982年首批公布的全国二十四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因水而名,因水而美,因水而兴,因此,水是绍兴的灵魂、血脉,也是绍兴文化和历史的重要载体。一脉好水,在哺育绍兴这方沃土的同时,也孕育出源远流长的绍兴水文化。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鉴湖

叶建春在部远程教育专题教材制播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强调

绍兴水文化具有其多元化和独特性,耳熟能详的有大禹治水、马臻筑鉴湖、汤绍恩建三江闸等内容。伴随着历史的发展,今天的绍兴水文化有了丰富的内涵和多彩的外延,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社会广泛参与的大众文化,尤其是20世纪末以来绍兴水文化在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仓桥直街

vx.`X,F5a7{X0水利新闻8cSX!QR zw

本片主要分为以下四部分内容:

绍兴

突出特色 注重实效 切实为基层党员群众服务水利新闻:jPO5?a3SIb/c

“史海沉钩”。追溯绍兴水文化历史,从宁绍平原的河姆渡文化,再到大禹治水、句践修凿山阴故水道、马臻筑鉴湖、贺循疏凿西兴运河、汤绍恩建三江闸,一路跟随绍兴古代治水先贤的脚步,纵观绍兴水系格局的变化,展示绍兴从山麓水利走向沿海水利,成为鱼米之乡的发展历程。

兰亭

www.649.net,水利新闻'h"zUh#D(eHqJ Np

“精神遗产”。绍兴历史是一部治水史,在承前启后的治水实践中,遗留下丰厚的精神遗产。第一笔是变“水患”为“水利”,顺天时、应地利“人水和谐”的治水思想,以及献身、求实、创新的大禹治水精神。第二笔是留存下丰厚的水利著述,使绍兴成为名副其实的水利文献之乡。第三笔是特殊的地形地貌,形成了绍兴“三山万户巷盘曲,百桥千街水纵横”的水城景观,产生了精美的水利建筑和桥文化。第四笔是绍兴人水和谐,因而地灵人杰、人才辈出,造就了兰亭书会、唐诗之路等名人文化。

曹娥江

7月26日,水利部召开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总结2016年制播工作,审议2017年制播计划和三年滚动规划。领导小组组长、副部长叶建春主持会议并讲话。他强调,要按照中组部的要求,围绕水利中心工作,把握重点工作的重要时间节点,突出水利工作特色,准确定位,注重实效,同心协力,开拓创新,持续认真做好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切实为基层党员群众服务。

“重建水城”。改革开放后,绍兴经济快速增长,也产生了水环境污染的问题。绍兴市直面水问题,从1999年的水环境综合整治到2013年的“重构绍兴产业,重建绍兴水城”战略决策制定,集聚资源,形成合力,不断实践与探索。值得一提的是城市规划,水文化先行,进而把绍兴打造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现代水城,让“山阴道上行,如在镜中游”不再是梦,让绍兴从全国“百城一面”中脱颖而出。

鲁镇

Pg?B4i7F.b0

“绍兴名片”。展示自古以来,水是绍兴的名片。近年来,绍兴在水环境综合整治中融入文化之瑰,建设了一批水环境整治工程,例如环城河、运河园、曹娥江大闸等,建设过程中始终以水文化为核心,开创性地实现了主题特色鲜明,工程、人文、生态景观融合,相得益彰的建设模式,成为典范的成功案例。

大禹陵

9c&F,G3JoY%M!X_t-Et0 2016年,在上级主管单位的指导支持下,领导小组各成员单位和相关单位密切配合,通力合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精心组织,全年“民生水利”专栏累计播出节目59期,其中30期为首播节目,内容包含防汛抗旱、水生态文明建设、农田水利、工程管理、安全生产等方面。水利部远程教育专题教材制播工作取得显著成效,在中组部全国远程办开展的年度优秀教材评选中,水利部选送的3部教材脱颖而出,分获一、二、三等奖,得到了全国远程办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受众调查表明,水利部提供的节目内容针对性、时效性强,制作精良、质量上乘,深受基层党员干部欢迎和喜爱。水利新闻|UoH1v~;iF Ghu

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教材制播工作由中组部牵头,水利部负责主办“民生水利”专栏。本片是水利部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专题教材制播工作领导小组遴选出的2015年制作的15个选题之一,由水利部水情教育中心承制,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工作办公室监制。

八字桥

~1q0i4M6g%Ylf0 就下一步工作,叶建春指出,一要加强组织,做好选题规划。各有关部门和单位要高度重视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水利专题教材的制播工作,要把这项工作列入年度工作计划和工作考核范围。选题规划是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的重要基础,各单位要围绕本单位的业务工作范围和水利中心工作、重点工作,抓住重点工作的重要时间节点,立足基层党员干部的实际需求,认真修订完善选题规划,落实今年的制播计划,确保制播工作顺利开展。二要完善机制,加强沟通协作。遵循制播工作要求与规律,进一步完善工作机制,加强经费保障,加强沟通协调,推动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持续、有序开展。三要强化管理,提高节目质量。要加强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管理,科学编制规划,增强工作的预见性和计划性。强化水利专题教材制播工作责任,推行流程管理制度,牢牢把握远程教育的特点,严格把关,严格审查,提高节目质量,实现主题鲜明、内容实用、形式丰富的要求,达到“好看、乐看、务实、有效”的效果,满足广大基层党员群众对水利专题教材节目的需求。水利新闻6U'e(y#@Z

来源:中国水利网站 2016年1月9日

西小河历史街区

三味书屋

沈园

发表于 2010-12-09 10:26

关键词:马太守墓 鉴湖 三江闸 府河 西小路仓桥直街 咸欢河 绍兴之水不在自然壮阔,与这里的山一样,处处是人的用心所在。于我所谓大山大水万物尽绝的情景常常不能承受,所以总说比较狭隘,对于绍兴的水,我是更容易接受的,因为能够感觉到亲切,旅游应该是这样吧,不见得去过哪里,或是否跟随着大家过去的脚步,只要心有所得。往往旅行归来,人问好玩吗,我也只能答好玩二字。 妈妈此行最乐的便是水,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水,我们不是水利专家,也不可能有条件真的摸清绍兴的水系。除了行前认真读几本书,看几张图,真到了绍兴只能圈几个点来体验绍兴的水,只能随时随地感受水与绍兴的密不可分。 游记一说的是绍兴的山,那是从海里“升”上来的几个“丘”,虽然千万年来沧海桑田,但绍兴与海里的咸水,以及因地势低洼蓄集的淡水的纠葛始终没有断过。海堤一道接一道,从古到今;围田一片连一片,由西向东,绍兴就是这么来的,向大海要土地。有了土地,如何改造成良田? 大禹治水是传说,当然史学家也说是真实的史前治理河流的反映,但年头太深,我们不能确指哪条水是如何治理的。桂林的灵渠早至秦始皇,在绍兴,东汉的会稽太守马臻也是实实在在的人物,著名的《兰亭集序》开头一句:永和九年,这个永和是东晋的永和,马臻治绍兴在东汉的永和五年,两者相隔200年。真所谓有了治水后农业繁荣的特质基础,才有了名士风流书写千古传诵的精神文明啊。 想来马臻是很仔细地勘察了一番绍兴当时的江河湖汊,当然修筑不是马臻一人之功,绍兴的百姓人人有份的,或者柯岩和箬篑山也为之贡献了石材。最后一个汇三十六条水源的“东起今曹娥江畔的蒿口斗门,沿新桥头向北,止于通夏履江的广陵斗门,堤长56.5公里,控制集雨面积610平方公里,正常高水位5.0米左右”的鉴湖建成了。 当时是否就叫做鉴湖,我很怀疑,比如安徽的安丰塘古时称“芍陂”,福建莆田的一处始自宋代的治水工程至今还叫“木兰陂”。不过史学家们一致认为,马臻领导绍兴人民完成的是一个伟业:使山会平原从“荒服之地”过渡到“鱼米之乡”。但当时的后果是,鉴湖淹没了不少人家的祖墓,别忘了当时可是家族势力强盛的年代,状告上去,马臻被刑。 如今出偏门,过鉴湖桥,沿鉴湖前街向西,跨过跨湖桥,穿过居民区,便是马臻的祠与墓了。书上说:马太守庙墓,偏门外鉴湖之畔,山阴路西,步行前往。初到绍兴的第一天就去祭拜马臻墓,天已晚了,加上当天还是阴的,又出了城,心里有些惴惴,见路边尚有公共汽车站,多少是个安慰。 原想跨湖桥应该是古色古香的,却来到一座黑乎乎的铁桥前,问桥头的小摊主,所指方向与书上说的相反,步行了半天的我们,有点不知所措了:百度上没有标记,但谷歌上明白标着马臻墓啊,信当地人,还是信网络信息 书本知识?在江西找辛弃疾墓时吃过书本错误的苦头,但被当地人误指走冤枉路的情形更多。既然书上说步行可以前往,无论哪边都不会太远吧,决定还是先信书。 过铁桥,虽然不宽但仍是柏油路,上面的井盖写的是亭山公社,以前这里真的是农村了。这片村庄已经开始拆迁了,拆后的瓦砾堆和仿佛没有人居住的坡屋交错着,一个屋角的墙上写着“理发看相”然后是一个手机号,怎么也不能把这两项业务关联起来。 小路上搭了篷,还是加了瓦的,上有两个明瓦的天窗,经过下面更是黑,几乎贴到墙上看,原来是马太守庙捐钱修缮的名簿。扭脸看墙对面的建筑,有墙、有门、有窗,比民居宽大些,但像是普通的一个公共建筑。再往前探探,右手边是一个广场,水泥地面,修得崭新的庙门在这儿呢,晚了已经关上了,经过的妇人告诉我们明天再来。门的西边就是马臻墓,墓前面有铁栅栏门,也锁着,而且锁是锈的,估计平时只开庙吧。 栅栏门里是石牌坊,上写“利济王墓”,这是宋仁宗给马臻的赐号,把镜头伸进铁栅栏照相,一是墓本身,康熙年间最后一次完成的修缮,与众不同的是墓碑是横的“敕封利济王东汉会稽郡太守马公之墓”;另一是嘉庆丁卯脯月所立牌坊的横额,因为照相的水平和相机的档次,加上牌坊有些剥落,从能读出的落款,我猜是乡人张某,因为儿子做到了江西按察使司,所以有财力和身份修这座石牌坊。“作牧会稽,八百里堰曲陂深,永固鉴湖保障;奠灵窀穸,十万家春祈秋报,长留汉代衣冠。”这是石坊中柱上的对联,应该是绍兴水的真实写照。 初修时的鉴湖宽广,至唐宋虽多有淤塞和被侵围,到今天还保有“东起东跨湖桥,西至湖塘,长23公里,湖面最宽处4公里”的一片水域。所以绍兴市现在打算把这一片好好保护起来,民间人士提的建议包括重修跨湖桥(大约修成我想像中的样子)、重建快阁、道士庄(地名仍在但遗址全无)等。所以绍兴县把鉴湖与柯岩捆绑成一个公园。 坐公园免费的过渡船从鲁镇景区至鉴湖景区,再到柯岩景区,特别是前者能够与公园外的鉴湖连成一气,可以看到外面水道上的工作中的船,能够看到当年马臻围湖时西据的群山,还真的有些气势。原来鉴湖是汇山阴、会稽两县之水,现在是分属绍兴市、县所辖,会不会出现苏州和无锡抢太湖的情形呢?绍兴的一卡通就不包括绍兴县的景点啊。 第一天访了马臻墓,第二天一早直奔三江闸,时间也从东汉直接上明代。三江者,钱塘江、曹娥江、钱清江也,总体格局是钱塘江从西北而来,曹娥江从东南而来,钱清江没有什么名气,流过绍兴县的钱清镇,从绍兴府城的北面向东汇入曹娥江,再向下十几里入钱塘江,很快就入海了。一方面鉴湖的控水能力是递减的,另一方面海水潮汐迅猛,山平原常常因为降水下泄不畅,海水倒灌为灾,绍兴没有都江堰之于成都平原那样的一劳永逸的水利工程。 明嘉靖年间,四川安岳人汤绍恩出任绍兴知府,决心建闸治水,他比南大吉晚不了几年来到绍兴,南氏写了“大禹陵”三个大字,而汤氏则实实在在为绍兴留下一处水利工程。选定现址彩凤山龙背山之间,利用地下岩层为天然闸基。平整岩层,凿出榫卯,上置以千斤巨石为桥墩,除了榫卯再灌生铁。27个桥墩具呈梭状,用以分水,减轻流水冲力,隔几个小桥墩就做一个大桥墩,所有这些都是为坚固。桥墩之间设闸,可通航泄洪,也可拦阻海潮。 从小城北桥坐168路,买票到三江村。遇到一位肯为乘客着想的售票员,让我们知道了哪怕外地的老年证,乘车也是不要钱的。于是我得寸进尺问三江闸,“去新闸还是老闸?”,自然是老的,“王宝和下。”售票员说的王宝和实际上是王宝和酒厂(怎么觉得和北京做臭豆腐的王致和是一家呢)。要说路途也不近,特别是坐公共汽车,一站站停下来,足足走了50分钟。下车怎么走呢?售票员指马路对面:老闸嘛,往那下面去就是了。 车停在乡间的公路边除了车站,还有两三家小店,这里已经过了三江村。小店边就是一条下坡的土路,可以看见前面有两个大墩子,不当不间地挡在路中间,咱懂,就是城里挡车的小铁棍嘛。墩子的左侧是一个小小山包,待走到山包跟前,便看到一座长而平的桥和它下面的河了。桥左边是水流来的方向,靠近山包一侧拥满了水葫芦,还有几只渔船湾在水葫芦里。这便是三江闸了,那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面向着三江闸镶嵌在小山包上,是我们从桥上再走回来时才发现的。 从上面看这是普通的一座桥,桥面全然没有古意,有些石栏板,有的是后补的水泥板,可见它的实用价值更大些。桥的对岸就是王宝和酒厂,往来的车辆大多是酒厂的,附近没有看到村庄,往来桥上的行人也不多,也许是早的缘故吧。我们走了一个来回,不时在左右探头,但桥墩基本看不到,因为桥面宽过桥墩。整个桥面似乎分成两段,貌似加长过,自汤绍恩修成三江闸,维修过几次,最后一次是1933年,不知道是否维修造成的。见过一张旧照片,桥面中间有建筑,大约是升降闸的房间吧,房外与桥栏间是行人的通道,现在可是一马平川了。 沿山包向河的上下游各有一条土路,顺着过去,可以看清楚靠近岸边的桥墩,能真切感到石料的巨大,它们重叠着,不像现在的桥墩用水泥抹平。水葫芦拥挤在桥墩之间,努力弯腰探头才能看清头一个桥墩与岸之间的孔。就是这些孔给了三江闸一个正式的名字:应宿闸,应二十八个星宿的意思,从东南至西北排去,每个孔有一个星宿的名字。 400多年后的1972年,如东汉之建鉴湖,而明代要建三江闸一样的原因,新的三江闸在老三江闸下游5里的地方建成,为了适应新闸,对旧闸提出了河道交通和必须增大排洪量的问题,旧闸的改建随即开始,于是一些不适用的桥墩被撤换了,当时对文物的理解和需要可不同于现在。所以现在大闸的明代原物是不完整的,从记载看来中间的五个孔:室、壁、奎、娄、胃被换掉,连带着这五孔边的6个墩。我们普通人从桥两侧能够看到的的墩孔尚是原物,那是因为他们比起闸中央的墩孔来水利作用稍逊无意的成全。 也幸好二十八孔尚余二十三孔!应宿闸只剩下文物价值,有周边百姓过河的作用了。我看还有一个作用,拦水葫芦,除了过往的船只会裹挟一些外,桥外几乎没有水葫芦,而桥上游则铺满了。湾在水葫芦里的船上都支着虾罾结构的东西,但大很多,连在水边生活过的母亲也不能了解。 绍兴的历史可以说就是治水的历史,所以近年来,绍兴在南门附近的河边建了一个治水纪念馆,周边绿化成一个广场,名曰治水广场。5号从会稽山回城,正好在南门下车,为的是向历朝历代的治水人致敬。治水纪念馆真是冷清啊,除了一对恋人外,就是我们母女,那对恋人并非来看展览的,而是来谈恋爱的,那会儿那个男孩正对女孩发着老师如何如何不对的牢骚。不过展览的叙述和旧地图大多在来之前的书中看到过了,所以我们也仅仅浏览一遍,未做深读。 进了绍兴城,水真是多得不行,书上说绍兴保护的历史街区有七片,府山边有环山河,西小路有西小河,八字桥不用说有水,鲁迅故里有咸欢河,新河弄以河名,石门槛我没有到,而书圣故居则紧靠着府河的北段。 所谓府河,是绍兴城里众多河流中的一条,它在城内的一段自南门流入,沿今天的解放路向北,至小江桥,折而向东。对于老绍兴和老绍兴人来说,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它关乎由哪个政府管理,关乎你是哪里人。绍兴不是有句名谚“山阴不管,会稽不收”,还有聪明才子徐文长智赚山会两知县的传奇故事,指的就是发生在府河上的事情。 府河自然而然也被称为界河,西与北为山阴,东与南为会稽。绍兴、山阴、会稽,这些名字估计谁也不去深究,只要知道指的是那块地方便罢了。蔡元培自称山阴人,鲁迅说自己是会稽人,今天统一为绍兴人,这一切缘于府河。 秦始皇把长江以南的一片区域从吴中分出,设立会稽郡,就是以会稽山命名的,当时他登会稽拜大禹来着。后来几经变化,隋朝称越州后,至南宋绍兴年间终改为与今天城市名称一致的绍兴府。秦朝改封建制(所以说中国的封建时代自秦已绝)为郡县制,会稽郡下面有个大县叫山阴县,也是因为其在会稽山北。后来人口日多,至南朝“析山阴县置会稽县”,但因为水多土少,两县治均挤在古时地势较高的几个小山头之间,今天绍兴城里这块地方,这也为以后历代各有分合打下基础。 有趣的是山西还有一个山阴县,宋金元时代分设没有问题,明清可是大一统,不知道有何麻烦,所以进入民国,开始县不重名的现代地名管理原则,山会合并改名为绍兴县。从此南方的山阴和会稽退出历史舞台,但出生于民国之前的蔡元培、鲁迅便都沿用了他们儿时的地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后绍兴县的城区部分改为了市,周边农村还是县,但市县两级政府仍同居一城,直到2001年绍兴县人民政府驻地才由绍兴市越城区迁至柯桥镇。 还是说府河,合并了的绍兴不需要它来当界线,现代化了的绍兴不能在停留于欸乃的舟声中,于是上世纪70年代,解放路拓宽,给府河加了盖,所以人说“府河从此不河矣”,可以看出府河真算得绍兴人心头的痛。 在南门去找投醪河时,看到了鲍家桥(令人奇怪的是,那么明显地立在那里的鲍家桥,在百度地图上竟找不到),和它身边的另一座小桥,桥下是府河的水在流,向南不断有小桥横跨,新的旧的,宽的窄的,还有的上面建了商店。桥头河边除了做买做卖的人家,还有打牌的,闲谈的,小孩子在玩笼里的小白兔,骑车人在高架的梁式桥(与府河交汇于鲍家桥的投醪河上的桥几乎都是没有加高的石板桥,说得学术点也是梁式桥,相比之下只是更小)上把自行车、摩托车推上推下。桥下头是水管,还是煤气管道,南方不会冻坏,所以赤裸着。河埠头也是隔不远一个,洗洗涮涮不是镜头前扭扭捏捏的做秀,而是真真切切的生活……可惜府河只有这一小段在城里淌过,至大云桥就不见了踪影,直到萧山街也重见天日。 既然解放路覆盖着府河,几天来往返于其上,有时乘车,有时步行,也算是穿梭于山会之间,领略了些绍兴水的气息。要说绍兴城里的水,势头大的如火车站附近的环城河,细窄的如鲍家桥附近的府河,漂亮还得算西小河和仓桥直街边的环山河,正好这两条河穿行于市政府保护的历史街区内。 其中以西小河的印象最为清晰而佳。读书上说绍兴七片历史街区有“西小河”一词,但在百度地图查不到它,只有西小路。再看西小河历史街区的四至,让我认定它是伴着西小路的一条河,尽管把地图放到最大也看不到河(这一点表扬一下百度,体现了上下大路夹着的河,而谷歌没有),而且西小路之名的由来也是因着西小河。 本来打算从光相桥直接上西小路,但刚刚踏上绍兴的土地,对这个城市的尺度没有把握,沿上大路向东南行几步,就发现了假山弄的王阳明观象台,一发不可收拾地扎进了小巷,边走边看,处处新鲜,竟接上了王衙弄,这也是以前书本上从未描述清楚的。如此三岔两岔,直到新河弄吕府(吕本中府没有开放,把镜头贴在门缝上照了张像)、谢公桥,才算上了西小路,已经错过一半了。 谢公桥是连通新河弄和西小路的一座小桥,跨在西小河上,在它的南侧,新河与西小河画了个丁字,两块保护的历史街区也连成了片。正因为保护了,所以得到了很好的整治,粉墙黛瓦,照出相来有点公园的感觉。然而过了交叉口,一切回归平淡,生活在继续,修过的石板路和空调罩,处处有着人味。 临河一带的房屋是间断的,不远街与河便有一次交汇,交汇口就是河埠头,一侧台阶或两侧台阶相对,通往河下,总有些妇人在下面洗东洗西。埠头上面,也就是本来该有房子的地方,是不大的一块平场,如今置了些石条凳,原来会是什么呢?总之这里是一条街上的公共场合,家庭主妇们的天地。 从西小路抵胜利路,向东不久就能进仓桥直街。因为我们赶时间,第一次走进仓桥直街,天已经黑了。后来想想,幸亏有这一晚,否则我们住在火车的到格丽特那个仿欧式的建筑中,没有机会全天候地感受绍兴的水。走进仓桥直街,完成当天最后一项任务,找个地方吃晚饭,傍水是首选,于是选中的状元楼。 状元楼门前有一小段廊,廊与河水之间能够放下两张小条桌,我们捡靠水的一张坐下,此时天还有蒙蒙的光,河里还有乌篷船在穿行。条桌很小,四个人坐两侧很挤不说,茶都摆不下。我和妈妈斜对面坐着,三碟小菜:茴香豆、炸臭豆腐干、素烧鹅,一盘清菜,一碗二十年的老酒,两副碗筷,桌上就满满的了。 后来又去过一次仓桥直街,是白天,两侧看到的都是商铺,没有像西小路那样以居家为主,河也只在那几座著名的桥头才与街有关系。感觉不是太好,虽然它得过“联合国亚太地区遗产保护奖”。看过参与整个过程的浙江大学的教授写的一本书,谈整修和参评的过程,原来那奖的中心词是教授的名字,而该街居民的代表居委会曾给教授写过委托函,后来奖评下来,把教授的名字改为了街的名字,这个奖就成了奖给仓桥直街的了,其实该奖是颁给人的。 有网友说某年来绍兴去府山的途中误入一条叫红旗路的小街,古色古香的水乡小景让他很是动心。其实红旗路就是仓桥直街,是文化大革命时候改的,叫了20年的红旗路,1998年重又改回仓桥直街,历史在环山河里连个漩涡也没留下。据《周作人日记》,仓桥直街改回旧名的这一年的前100年,鲁迅和他的二弟曾经踏着这条街,来到这条街北端的试院,参加过县试。 在绍兴的最后一天,参观完鲁迅故里,我们从后门出来,其实这后门已经不是周家台门的了,是买了周家台门的朱家的。后门外是埠头,东侧有曲折的美人靠,靠下是一片水,西墙下伸出的石道,接一座石梁小桥,通着咸欢河沿。石道上有道门,横木的,只一只挂钩挂着。只想起回头路,忽见一个老太太,跨过石梁桥,从木栏间伸手来,挑起挂钩,开了门进来。便问看后门的工作人员能否出去。得到否定答复后,再恳切地说,我们想直接从这里看看咸欢河,对方竟点头答应了。仿效老太太,摘钩开门,出门再挂钩。 咸欢河的名字非常讨喜,“咸”者,全也,都也。具体的来源没有考证出来,河非常之窄小,而且不客气地说也是我在绍兴见到的最为不干净的一条。也许这里是鲁迅故里的边上,不像从三味书屋去沈园的那条受到重视。咸欢河沿我看到的一段属于一河一街的格局,河南也就是鲁迅故里的一侧都是台门的后墙,鲁迅故里历史街区保护区到此结束。河北是一条小街,街北具是人家的正门,应该算是绍兴最普通的一条小巷子,与周家新旧台门前的那条街比起来随意,也因此更真实。 www.649.net 1 www.649.net 2 www.649.net 3 www.649.net 4 www.649.net 5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工程材料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水利部召开全国党员干部现代远程教育水利专题